电投网投

第二百一十一章

69中文网 nosnagravata.com,最快更新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 !

    大莱皇朝三大仙门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复杂,三大仙门都想要灭掉对方,一家独大,但是他们却又要联合一致对外。因为,他们的利益在很多时候又是一致的。

    比如,他们三家都不想看到,在自己的国家的附近,有一个强大的仙门。

    而,他们大莱皇朝附近,只有一个强大的仙门,便是百峰宗。

    自从得知镇仙皇朝,众仙争武大会的结果,知道百峰宗那一众的金丹期高手之后,他们便断绝了,在乾坤逆转小纪元搞事情,灭掉百峰宗的念头。

    然而,如今百峰宗的金丹大圆满的高手却只是剩下三人留在了百峰宗,又有了日月魔宗的人找来,三大仙门无论自身怎么算计,他们都是要抓住这个机会,灭掉百峰宗的。

    除非,事情出现最坏的情况,准没有势力在攻打百峰宗,若是那样,他们却是要考虑,另外两个仙门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了。

    三大仙门之中,距离百峰宗最近的仙门却是断空宗。

    所以三大仙门选择的集合处也是断空宗。

    断空宗,仙门山脚下,此时,断空宗的一个个高手已是汇聚,而所有人毫无例外,全部都是金丹期的存在。

    不只是断空宗,东海蜃楼与星月府的人到来之后,出现的也全部都是金丹期的存在。

    如今,乾坤逆转小纪元时期,最强的存在便是金丹期。

    他们必定要带着金丹期的高手了。

    至于其他的结丹期

    他们这一次毕竟是去进攻别的仙门,带着结丹期的弟子去,意义并不大。

    毕竟结丹期与结丹期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而三大仙门的人,也并非是出动了所有的金丹期。

    他们不可能不要自己的仙门,不要自己的根基倾巢而出。

    断空宗山脚下的,一个身穿,暗水绿帛长袍,鬓发如云,相貌英俊,眸光清澈明亮,身形挺秀的男子首先看向星月府的方向,目光落到了带头的那个看起来无比沉稳的男子身上,脸上顿时露出一道诧异之色,意外道:“苏师兄,,不对,应该称呼师兄你为苏府主,我还以为,这一次带队前来的会是刘师妹,没想到会是你。”

    星月府总共有两位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高手,其中一位便是如今,星月府的府主,另外一位是星月府的副府主。

    对一个仙门来说,他们是不会轻易让他们仙门的执掌者下山的。

    没想到,星月府,这一次派来的竟是他们的府主!

    苏府主向着男子一拱手道:“我已经许久没有下山了,听闻百峰宗如今在山上的言有蓉与那烈焱都是镇仙皇朝十大仙将之一,尤其是言有蓉都已经进入了镇仙皇朝众仙争武大会的四强,我倒是想要看一看,镇仙皇朝最为顶尖的金丹期,达到了何等的高度。所以,这一次便是主动下山了。”

    说着,他微微停顿了一下,看着对面的男子问道:“许师弟,如今已是断空宗的副掌宗了,这一次是看来许师弟带队了。”

    断空宗的许副掌宗闻声也是一拱手回道:“师弟我与苏师兄一样,我也想要去百峰宗看看,那真仙皇朝最为顶尖的金丹期是何等的存在。”

    说着,他心中却是冷笑一声,若是别人说出这样的理由,他会相信,但是这苏放容,在整个大莱皇朝修仙界,谁不知道他一向沉稳,更不用说,成为星月府的府主之后,他必然更加的稳重,他才不信,苏放容会因为如此原因,而带队。

    果然,这一次东海蜃楼和日月魔宗的人,一起邀请大家去进攻百峰宗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说着,许文轩又看向了东海蜃楼的方向。

    与他们断空宗以及星月府不同,东海蜃楼走在最前方的并非是一人,而是三个人。

    其中一个一身黑衣,散发着无尽魔气的陌生人,显然便是日月魔宗的蚀日魔。

    他的目光很快越过蚀日魔,落到了另外两人身上。

    这两人,一男一女,其中男的英俊,而女的相貌却是平平,整个人更是如同一块万年寒冰一般,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许文轩向着两人的方向一拱手笑道:“温师兄与唐师姐,倒是形影不离。另外一位,想来便是日月魔宗的蚀日魔了。”

    无论是他们断空宗还是星月府,都只有两位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而东海蜃楼则是三位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其中,温展岩与唐余霜两人,更是一对道侣。

    两人乃是同一年拜入东海蜃楼,更是拜入同一个师父门下,从小一起生活,之后暗生情愫,结为道侣。

    他们两人感情稳固,默契十足,更是精通合击之术。

    许文轩自认为,若是一对一的与另温展岩后是唐余霜两人中的任意一人交手,自己不见得会输。

    但是,若是自己与不弱于自己,甚至可能比自己都稍微强上一线的苏放容联手与,温展岩与唐余霜两人交手,败的一定是自己两人。

    他们大莱皇朝内部的三大仙门之间一直有竞争,修为相近之人也会时常切磋。

    在他刚刚进入金丹期的时候的,他曾经与他们断空宗的师兄,也就是断空宗当今的掌宗一起联手,与温展岩与唐余霜两人切磋。

    一开始,他们是问问占据上风,将两人压制的。

    可是,在两人施展合计之术之后,他们败了。

    当初,他甚至都有一种感觉,他和师兄两人不是在与两个同修为境界的人交手,而是与四个同修为境界的人交手。

    那时候,温展岩和唐余霜也只是刚刚进入金丹期,如今,随着两人也成为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他们的合击之术必然更强。

    唐余霜人如其名,整个人异常冰冷,闻声也只是冲着苏放容和许文轩点了点头。

    倒是温展岩微微一点头,笑道:“这一位,便是日月魔宗的天才,蚀日魔了。”

    “哦?”许文轩望向蚀日魔问道:“这一次是日月魔宗来找我们,只是不知道,日月魔宗的人呢?”

    东海蜃楼的弟子这一次来的弟子人数,比断空宗以及星月府,任何一个仙门都要多,但是,他却没有看到日月魔宗的人。

    魔宗的弟子,还是非常好辨认的。

    就像是禅宗的弟子,很容易便能够给感觉到对方身上的佛力,而魔宗的弟子,那魔气是如何也隐藏不了的。

    可是现在,他除了蚀日魔之外,没有感受到任何一个人拥有魔气。

    “我日月魔宗自然会派人前来,他们此时已经都到打百峰宗附近,我们到达百峰宗,自然可以知道,看到他们。”

    “你们的人,已经达到百峰宗附近?”许文轩微微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四周,最终还是点了下头,道:“既然如此,那我没有疑问了?现在,我们人都已到全,可是出发?”

    对方的人没有在此地,的确会有一个问题,不过,他想了想,绝对似乎也不是他什么大的问题。

    毕竟,他这一次带走的金丹期,甚至连他们断空宗一半的数量都没有。

    而东海蜃楼,出动这么多金丹期,恐怕已经有他们东海蜃楼金丹期数量的一半了。

    即便东海蜃楼,想要趁着这个机会,与日月魔宗联手一起攻击他们断空宗,以他们断空宗留下的力量,对方一时半会也无法拿下他们断空宗。

    到时候,星月府的人,发现情况之后,一定会派人前往断空宗的,毕竟唇亡齿寒。

    而他也不怕星月府的人,会联手东海蜃楼覆灭他们星月府,除非星月府的人疯了。

    何况,星月府的府主,苏放容都带队离开了,那更不会出问题。

    三大仙门之人商议之后,很快各自驾驭飞舟,一起向着百峰宗的方向飞去。

    其实,大莱皇朝内部的政权虽然稳定,不管三大仙门内部如何有各自的算计,可他们毕竟还是轮流当权的。

    然而就是这个稳定的朝廷,整个大莱皇朝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片破败的样子,大莱皇朝,这些年来,可是一直都战乱不停的,一直在对外征战。

    皇朝内的子民们,生活远比不上镇仙皇朝的子民。

    可随着众人跨过大莱皇朝的边境,进入镇仙皇朝之后,众人却是发现,此时,镇仙皇朝的内边境处的那几座城,看情况比之大莱皇朝也好不到哪里去。

    太师沉睡了,乾坤逆转小纪元又如此特殊,只是一天的时间,多有金丹之上的高手们都沉睡了。

    一时间,镇仙皇朝完全乱了!

    毕竟,当初太师在的时候,镇仙皇朝太强势了。得罪的皇朝,得罪的仙门太多太多,这一个个其他皇朝的仙门,稳住自身的情况之后,纷纷派出高手,进入镇仙皇朝。

    那些有十大仙门庇佑的地区还好,可是一些偏僻之处,没有十大仙门,甚至没有一些强大仙门保护的地域,此时隐隐约似乎已是变成了地狱!

    镇仙皇朝,西北方向,边境处。

    此处苦寒无比,气候恶劣,非常不适合人类居住和生存,是典型的地广人稀之地。

    可即便如此,此处却也因为独特的环境,有一些珍稀的家禽以及珍贵的药材。

    此处仍旧有人类生活居祝

    天梅城,乃是这一片地域最大的一座城,此城因为梅花而得名。

    据说,当年,这一座城盛开了一朵天梅。是仙界才有的神奇梅花。

    虽然说,天梅城是这附近最大的城,却也完全无法与繁华之地的城相比,整座城,甚至连通周边的村镇,乃至山中的村民们加起来,怕也不足十万人。

    而今日,先是天梅城附近的村镇,一道道火焰冲天升起。

    很快,整个天梅城内,都火焰冲天而起。

    城中,一个个浑身充满了魔气的魔修的身影出现,他们施展出一道道神通,仿佛发泄一般的,向着城中的方向疯狂的轰击而去。

    一时间,一座座房屋倒塌,到底不断的炸裂,一团团火焰、雷霆从天而降。

    城中,一个个普通的镇仙皇朝的子民或是被倒塌的房屋压倒,或是葬身火海之中,或是直接被神通轰中,瞬间化为一片齑粉,更有一些,只是被神通波及到,瞬间被炸成重伤,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哀嚎声。

    而那一个个魔修,看到这些人的哀嚎声,一时间却是越发的兴奋起来,疯狂的叫喊着,欣赏着他们所作的一切。

    天梅城附近,高山并不少。

    其中最为有名的便是天梅山,天梅山,并非是这一片地域最高的山,却是灵气最为充足的山。

    而且,天梅山上,更有着这一片地域唯一的一座仙门,天梅门!

    天梅门并不大,整个门派的人加起来甚至都不足百人。

    天梅山最高处,乔璟瑶发现远处,天梅城中突然升起的火光,还有那隐隐约传来的魔气,一张俏丽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一抹愤怒之色。

    “魔气,那些魔修的人,又来了。他们与太师有仇,与我们镇仙皇朝各大仙门有仇,他们可以去找各大仙门去报仇,为何要对这些平民,这些凡人动手。

    师父,您等一下,弟子这便下山,去铲除这些魔修1

    这里,可是她生活的地方,她虽然是修仙者,可她与这些凡人接触并不少,与许多仙门不同,她所在的天梅门并不禁止凡人进入。

    虽然说,那些凡人们并没有修行的资质,可她有时候遇到来到她们天梅门的凡人,她仍旧会与他们谈天,与他们说话。

    她虽然也修行许多年,可是常年与凡人接触下,她并不认为她与凡人有什么不同。

    甚至,她与一些凡人,都积累了深厚的感情。

    可是就在两天前,那些魔修突然出现,杀入了天梅城中,屠杀城中的凡人。她虽然发现之后,第一时间赶到天梅城,第一时间出手,可是赢晚了。

    天梅城中大量的居民死在那些魔修的屠刀之下,其中更有两位与她相熟的居民。

    只是两天过后,今日,那些魔修竟然又杀入了此处!

    四周,一个个天梅门的弟子闻声,纷纷开口叫了起来:“师姐,你要去杀那些魔头吗?”

    “师姐,我们也去1

    “对,我也要去,我要去杀光那些魔头。”

    “他们太可恶了,他们还杀了小虎1

    乔璟瑶回头看着自己的一个个师弟和师妹,轻轻摇了摇头道:“你们听话,好好在门派中修炼,师姐保证,一定会给他们报仇的,那些魔头一头也跑不了。”

    她的话音才刚刚落下,突然间,山门下方一声巨响传出,轰然的巨响声中,整个天梅山都晃动起来。

    乔璟瑶面色骤然大变:“这,这是护山大阵被攻击了,有人入侵我们天梅门1

    乔璟瑶顾不得这一个个小师弟和小师妹,背后六颗异象金丹瞬间浮现,向着山下急速飞去。

    她尚且在飞行之中,空气中一声声爆炸声再次传来,天际疯狂的晃动起来,一声滔天巨响声骤然炸响,声音之大,甚至让人有一种错觉,似乎是整个天梅山在这一刻都完全的炸开了一般。

    同时,山脚的位置,一阵烟尘冲天而起,将一方天际都完全遮掩祝

    “护山大阵,被破开了1

    乔璟瑶大骇之下,急速速度向山下飞去,而空气中,一道充满了嚣张的声音已是传来。

    “就这也配叫做护山大阵?我从未见到过如此之烂的护山大阵。”

    “这算是什么东西?”

    “哈哈,这个小小的仙门,竟然还有金丹期的存在。”

    “哦,来了两个老头,全部都是金丹期,而且还都是金丹七重的存在。”

    天梅门山脚下,原本存在的护山大阵已是完全破开,整个山门也被炸开。

    一个个身穿黑衣,充满了魔气的魔修冲入天梅门内,明明是进入别人的山门之中,可他们却仿佛是回到自己家的后花园一般随意,根本没有将天梅门的人人看在眼中。

    凡是修仙者,一般相貌都不会很差,也不知道是因为修仙之下,潜移默化的改变,还是其他的原因。

    魔修同样如此,然而,一众魔修之中,却有一个身材瘦削,尖嘴猴腮,贼眉鼠眼的男子,指着飞来的两个天梅门的老者放声嗤笑道:“金丹七重,好厉害,真的好厉害,我只有金丹六重,他们比我都要厉害。怎么办,我好怕,真的好怕。

    这可是金丹七重,比我都多了一颗金丹。咱们之中,除了少泽师兄,都没有人比他们金丹多,真的太吓人了。”

    他虽是说吓人,可语气却古怪无比,阴阳怪气都不足以形容他说话的语调。四周众人闻声,更是瞬间哄笑起来。

    “鹏翔师兄,那两个老头虽然是金丹七重,可你看他们金丹七重竟然一颗异象金丹都没有。”

    “真的,我也没有看到过,这种的,明明有七颗金丹,却连一颗异象金丹都没有的人。”

    “我虽然说只是金丹三重,却也有一颗异象金丹1

    “金丹七重,一颗异象金丹都没有,这是怎么做到的1

    “这是生生依靠着熬,硬是熬道了金丹七重啊1

    “这样的老废物,还突破到金丹七重做什么1

    一声老废物刚刚落下,虚空之中,一条青色的长鞭骤然射来。

    一条翠绿色的长鞭飞来。长鞭极细,仿佛柳条一般,然而当长鞭飞来,此处一位位的魔修,却瞬间生出一种感觉,似乎是一条传闻之中的青龙圣兽甩动龙尾,带着横扫千军之势,裹挟着轰破苍穹,击碎虚空的威势坠落。

    明明这长鞭并非向着他们砸落,可在这一瞬间,他们心中却生出一种心悸感。

    龙云青尾鞭!

    乔璟瑶刚刚飞到山门处,便听到有人在侮辱她的师父与门主,顿时一鞭扫去。

    曾经的她并没有神兵,这神兵乃是在众仙争武大会之中,她输给曹振之后,太师赠与的神兵。

    那可是太师所赠的神兵,还是当着整个镇仙皇朝的一众金丹期的高手,当着十大仙门,当着无数人的面所送的神兵,怎么可能会是凡物!

    长鞭抽落,刚刚说话的魔修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青色的长鞭已是重重的抽在了他的脸上。

    顿时,一声仿佛是空气被生生挤爆开的脆响声传出。

    那魔修的身子顿时倒退飞出十余丈的距离之后,这才稳住闻身形,脸上已经多了一道清晰的鞭痕。

    这一鞭并未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却充满了侮辱。

    这时一众魔修这才注意到了来人。

    顿时,此处所有的魔修尽是露出一副惊讶之色。

    众人眼前,漂亮的女修背后,六颗金丹浮现。

    每一颗金丹之中,都拥有异象,有的是随风飘摇的柳条,有的是如同山岳一般巍峨雄壮的巨树,有的则是盛开的花朵,有的则是生命顽强的野草

    “金丹六重1

    “所有金丹都是异象金丹1

    “全部都是木之异象。”

    “这个天梅门,我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却出现了一个六颗金丹,全部都是异象金丹之人1

    六颗金丹,在金丹之中已是不少。

    但是,他们之中,拥有六颗金丹之人也不是没有,他们之中有着拥有八颗金丹的高手。

    可是,六颗金丹全部都是异象金丹,这未免有些恐怖了!

    什么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唯有各大仙门之中,那些天才才能做到这一点。,便是镇仙皇朝的十大仙门之中,出现六颗金丹全部都是异象金丹的弟子,十大仙门都会无比的重视,将最好的资源给予对方。

    毕竟,所有金丹都是异象金丹,而且还是六颗这么多的情况,那便证明,这个弟子是有可能完成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

    金丹之中,拥有十颗异象金丹,那便是优势。

    便是地仙境的存在,倘若他们在金丹期的时候,并未完成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他们成就地仙之后,也无法弥补。

    这便是根基!

    毫无疑问,根基越是牢实之人,以后可以走的路便越长,同修为境界下,也会更强。

    更不要说,眼前是乾坤逆转小纪元时期,最强的便是金丹,而且这个乾坤逆转小纪元最少会持续百年的时间。

    如此一来,金丹期的天才便更加的重要!

    如此一个他们之前都没有听说过名字的小仙门,竟然会出现如此天才,怎么可能不让他们惊讶。

    便是他们之中最强的那位少泽师兄,也被誉为天才,如今拥有八颗金丹他也只是拥有五颗异象金丹罢了。

    而他们,可是来自日月魔宗,虽然被迫离开了镇仙皇朝,可他们日月魔宗的实力丝毫不必镇仙皇朝的十大仙门弱。

    甚至,在他们离开镇仙皇朝之前,他们日月魔宗,可以问问压过如今镇仙皇朝的十大仙门的。

    此女在他们日月魔宗之中,都是当之无愧的天才。

    乔璟瑶面色冰寒的望着对面的一众魔修,丝毫没有因为对方人数众多,而有任何的惧怕,她的背后一颗异象金丹猛然一震动,发出一声脆响,似乎是金丹直接爆开一般。

    霎时间,一股刺骨的冰寒之气传来,众人的脚下,看起来有些荒凉的大地之上,瞬间布满出一层寒霜。

    而在虚空之中,一颗梅花的影像浮现,阵阵花香传来,让人感觉,瞬间进入了寒冬时节,冰寒刺骨中,似乎要将众人的灵魂都冻裂一般。

    “辱我师尊,辱我师门,死1

    乔璟瑶口中吐出的字音,宛若寒风吹动的万年寒冰传出一般,在空气中激荡。

    话音落下,她抬手向着前方一指。

    顿时,虚空之中,那道梅花虚影骤然炸开,朵朵花瓣向着四周飞射而去,每一朵花瓣,都蕴含着无尽的威能,每一朵花瓣似乎都蕴含着无穷的变化。

    曾经,她在众仙争武大会之上,面对曹振的时候施展过这一神通。却被轻易化解。

    如今,她再次施展,同样的神通,威能却是比之之前,不知道强了多少。

    虽然神通相同,可是,她所修炼的功法已是不同。

    当日,她与曹振一战结束之后,太师可不只是送给她了神兵,也传授给了她一套功法。

    大晋皇朝的,青木宗所拥有的,玄木真解,木之仙体方可修炼。而她正是木之仙体!

    而青木宗,在大晋皇朝,都是极强的仙门,是可以与镇仙皇朝的十大仙门媲美的仙门!

    她修炼的功法不同了,还是最为适合她的功法,以玄木真解跟根,施展出神通,同样的神通,却也威能变的更强!

    寒气侵袭之下,刚刚开口说话的魔修感受着刺骨的寒气,心间大骇,慌忙运转法力,背后六颗金丹非常运转,一股股的法力涌入他的体内。

    下一刻,他双手骤然向前一挥。

    顿时,一团炙热的火焰喷射而出,这火焰并非常见的红色火焰与黄色火焰,而是漆黑的火焰!

    火焰之中更是充满了浓浓的魔气,似乎是从地狱中飞出的火焰一般。

    漆黑的火焰,温度更是炽热无比,地面之上一层层冰霜,在瞬间融化,然而,不等火焰将所有的冰霜都融化,

    一股,远古、神秘的之气涌来。

    乔璟瑶手中长鞭挥动,

    一股股的法力凝聚,枯瘦的树干,形成一张树枝所构成的巨网。

    巨网遮天蔽日,直接向着对方笼罩而去,似乎要将对方完全吞噬。

    被攻击的魔修大骇之下,全身战力全开,一道道黑色的火焰汇聚,形成一道火墙挡在他的周身,似乎是想要阻挡这落下巨树之网。

    火焰明明是克制树木的,可是这黑色的火焰坠落之下,却根本无法灼烧看似枯瘦的大树。

    眼看巨树之网就要将他整个人人都笼罩进去,突然间,一旁,一道剑光闪过。

    一众魔修之中,修为最为高深的,那位金丹八重的金丹出手了。

    一道剑光洒落,明明是漆黑的长剑,可挥动之下,斩出的却是一道银色的剑芒。

    四周的空气,在这瞬间被剑芒斩开,虚空似乎都被一分为二,这一剑,充满了无匹的锋芒之气,似乎天下间的一切在这一剑之下,都会被斩成两瓣。

    虚空中,乔璟瑶施展神通说落下的巨网在这一剑之下,同样断为两瓣,化作一片片绿色的树叶落在地面之上。

    “少泽师兄1

    “少泽师兄动手了1

    “一剑便破开对方的攻击1

    “还是要看少泽师兄。”

    四周一种种魔修看到,少泽师兄一剑破开对方的神通,纷纷高呼起来。

    那个尖嘴猴腮的男子更是向着少泽师兄一拱手道:“多谢师兄援手。”

    “不必如此。”少泽师兄相貌看起来只是普普通通,最多带有一些邪气,可与他的师弟一对比,却是瞬间变的英俊起来。

    他一剑破开乔璟瑶的攻击之后,也不再追击,而是看着乔璟瑶笑道:“金丹六重,所有金丹都是异象金丹,你当得上天才两字。

    刚刚我听你喊道,这是你的师父,和你的门主是吗?这天梅门,我之前都没有听说过。

    而你的师父和门主,他们甚至连一颗异象金丹都没有,这修为,我不说你也清楚。

    你在如此仙门之中,只会被埋没。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少泽说着,看着对方后面,一个个赶到的,结丹期、仙桥期的弟子,嘴角露出一道施舍般的笑容道:“我给你一个,可以救下你身后的师父,你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的机会。

    你知道我来自哪里吗?我们来自日月魔宗!乃是天下间一等一的势力!

    我可以向师门禀明,让你做我的道侣,你们师门所有人,全部加入我们日月魔宗,如此一来,便可以保住你们师门所有人。而你,成为我的道侣,成为我们日月魔宗的弟子,更可以得到我们魔宗所传承的功法和神通。

    到时候,你也可以变得更强!这是你最好的选择。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但是你拒绝的后果便是,今天之后,世上便再也不会有天梅门,你身后所有的人,包括你,都要被屠杀一尽1

    他在招揽对方。

    他虽然在这些弟子之中是当之无愧,最强的存在,虽然别人见到他都称呼他为天才。

    可是他知道,比起真正的天才,他算什么天才!

    他在日月魔宗之中,都是那种为了魔宗,是可以牺牲的那种弟子。

    他想要提升自己在日月魔宗的地位,他必须要借助外力。

    而眼前便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这个女人,在这种垃圾的仙门之中都能成为六颗异象金丹的存在,这等天赋若是加入他们日月魔宗,那会怎样?

    成为十异象金丹大圆满都不是没有可能!

    只要这个女人成为他的道侣,那他以后在日月魔宗之中的地位都会跟着水涨船高!

    “加入你日月魔宗,想都不要想!今日,便是我们天梅门,所有弟子全部死在这里,便是以后再也没有天梅门,我等也绝不可能加入魔宗1

    乔璟瑶身侧,天梅门的掌门面色一边,手中多了一柄金黄色的长枪,这长枪并非是神兵,只是一件普通的兵器,可他的气势却是丝毫不弱,向着少泽一枪刺去。

    一旁,乔璟瑶的师父,手中同样出现一柄普通的长枪,从另外一个方向,向着少泽刺去!

    他们天梅门,即便再弱小,那也是正道仙门,若是为了活下去,而加入魔宗,他们天梅门的李宗列祖泉下有知,绝不会原谅他们。

    而他们死后,也更没有脸面去见天梅门的列祖列宗!

    随着两人动手,他们的身后,天梅门的一位位弟子,也在同一时间动手。

    天梅门,有天梅之名,所修炼的功法与神通都是木系功法和神通,而他们招手的弟子,也是以适合修炼木系功法为主。

    他们天梅门,虽然渴望有天才的弟子,可他们也有着他们自己的底线,若是遇到那种修仙天赋高,但是却不适合修炼目的功法和神通的弟子,他们也不会招收进入天梅门,而是将之推荐给别的仙。

    所以,他们天梅门,所有的弟子,都是修炼的木系神通与功法!

    一时间,一股股的生命气息弥散,原本荒凉的大地之上,一株株嫩绿的野草生长而出,虚空之中,一道道火草的虚影浮现。

    “敬酒不吃吃罚酒?”少泽望着动手的众人,脸上浮现出一道狰狞之色,冷声道,“所有人,施展火系神通1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他的身后,一个个魔修纷纷动手。

    他们的人数虽然不如对方多,可是,他们四十余人,全部都是金丹期的存在。

    众人动手之下,一时间,一道道黑色的火焰汇聚,明明是火焰燃烧,却给人一种,这一方世界瞬间坠入黑暗之中的错觉。

    漆黑之中,黑色的火焰更是连接成一片,仿佛一片火海一般,向着天梅门的众人燃烧而去。

    一时间,一道道嗤嗤声响起,天梅门众人施展的神通,在这火焰之中,就仿佛是普通的草木一般被瞬间点燃。

    熊熊火焰之中,乔璟瑶手中长鞭猛然向前一甩,轻微的长鞭,在这一刻变的笔直,仿佛是一柄长枪,又仿佛是一条神龙之龙尾!

    下一刻,她身子猛然蹿出,直冲入火海之中。

    她的身体四周,一片片青草升起,将她完全包裹住,在火焰的燃烧下,这一株株青草虚影,疯狂的波动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可是青草仍旧并未完全消散,而接着青草阻挡的片刻,乔璟瑶已是冲到对方最早出口侮辱她师门,侮辱他师父的那个尖嘴猴赛的魔修面前。

    下一刻,她手中仿佛是化作长枪的长鞭猛然刺出!

    霎时间,长枪之上,一根根藤蔓的虚影浮现,藤蔓之上生满了倒刺,一枪此处,寒芒飞至,随之枪出如同,震的人心神颤栗的龙吟声响起。

    尖嘴猴腮的魔修骇然之下,身上,一道黑色的如同铠甲一般的魔气涌现。

    面对这一枪,他甚至有一种根本无法躲闪的错觉,似乎他无论怎么躲闪都会被这一枪刺中,他只能凝聚护体神通阻挡。

    然而铠甲才刚刚升起,长枪已是落下。

    这一枪似乎可以刺穿苍穹,刺穿日月一般。

    长枪只是和他身上的护体神通一接触,顿时他身上的黑色魔气铠甲轰然碎裂,长枪直刺入他的胸口部位。

    瞬间,他直觉一股仿佛无穷无尽的浩荡力量冲入他的体内,体内,五脏六腑,一根根筋脉在瞬间碎裂。

    “碰1

    一声闷响,他的胸口被完全洞穿,胸口四周更是炸裂开来,而他的身子更是在这一枪的恐怖冲击力下,被震的直接飞出,在天际之中狂喷一口鲜血,随之远远的摔落到地面之上,身上已是没有了任何气息。

    那一击,他的五脏六腑都被震碎,心脏都被贯穿,怎么可能活下来!

    同样是金丹六重,可乔璟瑶紧紧只是一击,却直接将对方秒杀掉!

    下一刻,不等乔璟瑶完全收回长枪,四周,一个个来自日月魔宗的金丹高手的攻击已是落下,他们可不是只有一个金丹期!

    不只是天梅门,此时,镇仙皇朝内,无数的地域,一个个小的仙门都在遭受着魔宗以及其他皇朝的攻击。

    而此时,太师的弟子们也开始行动起来。

    太师总共八位弟子,其中四位乃是地仙境的存在,如今都已沉睡,而另外四位金丹期的弟子,还是存在的。

    没有人知道,太师那四位金丹期的弟子有多强,那四位金丹期的弟子也都没有参加众仙争武大会。

    众人只是听说,太师的四位金丹期的弟子,乃是金丹巅峰中的巅峰,具体如何巅峰,很少有人见到。

    而随着镇仙皇朝打乱,随着众多来自其他皇朝的人攻入镇仙皇朝,包括俞拓宇在内的太师的四位金丹期的弟子终于出手,众人终于见到了他们的强势与恐怖。

    而且,一起出手的并非只是这四位弟子,还有一位位金丹期的存在。

    太师只是收了八位弟子,可是太师的弟子,却是还有收弟子的。

    他的四位地仙境的弟子,除了方拓疆没有收徒之外,另外三位地仙境的弟子全部都收了弟子,而他们的弟子,也全部都是金丹期的存在。

    他们在沉睡之后,也是将他们的弟子,交给了他们的师弟与师妹。

    这些弟子虽然并非是又太师亲自教授,可他们得到的传承,得到的功法,得到的神通同样是来自太师。

    他们一个个战力同样恐怖非常。